首頁 > 新聞 > 正文

隆基股份董事長鍾寶申:把一件事做到最好就可以了

時間:2020-12-28 10:10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王軼辰

評論(

近日,《經濟日報》採訪隆基股份董事長鍾寶申,鍾寶申表示,做企業一定要聚焦,把一件事做到最好就可以了。下文為通篇文章。

做企業一定要聚焦,把一件事做到最好就可以了。要在選定的方向上集中全部資源,使每一分錢都能發揮價值。

隆基股份不是一家喜歡“湊熱鬧”的企業。我一直有一個觀念,就是一定要做對的事。不要追逐短期利益,要冷靜獨立思考,不要太關注外界的看法。要能看到未來,這樣才能作出正確的決策。

——隆基股份董事長 鍾寶申

微信圖片_20201228101150.jpg

《經濟日報》報道版面

身材清瘦,着裝質樸,眉宇間透着儒雅之氣——記者眼前的西安隆基硅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鍾寶申,很像一位大學教授。

匆匆趕來的鐘寶申剛剛在第十四屆中國新能源國際高峯論壇上作完發言。本以為暢聊一晚後,他終於可以停下來好好休息一會兒了,沒想到採訪剛剛結束,他抓過盒飯猛塞了幾口,便起身趕往下一個目的地。這一刻,記者終於感受到他最愛説的那句話的含義:“我的日程表上很少有‘休息’二字。”

鍾寶申説,自己是那種對事業時刻保持專注的人。這種專注甚至體現在極小的細節中。比如,接受採訪時,鍾寶申會專注地看着記者,一直保持微笑。在他看來,只有足夠專注,才能確保隆基股份這條“大船”時刻行駛在正確的航道之上。

今年是隆基股份成立20週年,也是鍾寶申大學畢業30週年,更是隆基股份市值首次突破3000億元的關鍵之年。這一刻,距離2019年8月份隆基股份市值突破1000億元,僅僅1年時間。

“一切的起點,都得從30多年前的蘭州大學校園説起。當時的我還是一個在大學宿舍裏出租圖書,兜售暖水瓶的少年。”鍾寶申陷入了回憶。

微信圖片_20201228101241.jpg

圖① 隆基股份投資建設的我國首批3個光伏技術領跑者基地之一——銅川250M太陽能單晶電站全景。圖② 隆基股份董事長鍾寶申。圖③ 隆基股份組件工廠正在作EL檢測。經濟日報記者 王軼辰攝

雕像下的約定

1986年,鍾寶申從老家河南考入蘭州大學物理系。當時的他,已經表現出對創業的極大熱情和卓越的經營天賦。

大三那年,鍾寶申在宿舍樓裏做起了租書生意。他在經營模式上積極創新:願意拿出自己的書供大家借閲的人可以免費看書,否則就要收取費用。用現在時髦的話説就是“共享經濟”。很快,租書生意就“火”了起來,鍾寶申每個月都能收入100多元,遠超普通工薪階層。

再後來,鍾寶申又做起了暖水瓶生意。他專門收集畢業生遺棄的舊暖瓶外殼,換上新瓶膽後再以低價賣給新生。用現在的話説,這是“循環經濟”。

學生時代的種種創業嘗試,為鍾寶申後來的事業打下了基礎。“這些小生意鍛鍊了我的商業敏感度,而且能夠很快形成有效解決方案。”鍾寶申直言,自己似乎從小就對商業有濃厚的興趣。

除了商業實踐,在蘭州大學的4年間,鍾寶申更重要的收穫是找到了值得一生信賴、可以一起打拼的夥伴。“隆基”這個名字就源自於鍾寶申與他同級系友李振國的一個約定。

1990年5月份,鍾寶申與李振國即將從蘭州大學畢業。那段時間裏,兩人常常在校園內邊散步邊討論今後的人生規劃。兩人在蘭大老校長江隆基的雕像前許下諾言,在條件具備時要共同創業,企業的名字就叫“隆基”。

畢業後,鍾寶申被分配到素有“煤都”之稱的遼寧撫順。沒過多久,伴隨着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暖大江南北,鍾寶申毅然決定扔掉“鐵飯碗”下海。

1993年,鍾寶申在撫順創辦了第一家公司,致力於磁性材料應用領域的研發與拓展,公司定名為撫順隆基磁電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瀋陽隆基”)。

2000年,李振國在西安成立了一家專門從事半導體材料單晶硅長晶切片的公司。公司名為西安新盟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就是現在隆基股份的前身,這也為後來鍾寶申的加入埋下了伏筆。

2004年,瀋陽隆基在鍾寶申的帶領下,已經成為細分行業裏的全球翹楚,銷售規模達5億元。可鍾寶申卻日益感受到行業的侷限性。“規模是夠了,但行業天花板太低了,想象空間不大。”鍾寶申説。

與此同時,隨着2004年德國出台可再生能源法案修正案,歐洲多個國家和地區開始大力補貼支持光伏產業發展,光伏行業快速成長。

2006年初,鍾寶申前往馬來西亞拜訪客户,在吉隆坡“雙子塔”觀光時,接到了一個改變命運的越洋電話。“打來電話的是李振國。他提出,想到海外購買一批二手單晶爐。當時,我們還談了光伏產業的前景。”鍾寶申記憶猶新。

回國面聊後,兩人更加確信,光伏是一個有着巨大潛力的行業。隨即,鍾寶申辭去瀋陽隆基總經理的職位,來到西安與李振國一起創業,公司名稱變更為西安隆基。

“看得到”的未來

初到西安隆基,一切似乎都與以前不同了。產業不同、技術特性不同、經營模式不同、對資本的需求度不同……唯一不變的是鍾寶申的視野與格局。

2004年,中國光伏製造業充分利用國外的市場、技術與資本,迅速成長壯大、形成規模。2007年,中國超越日本成為全球最大光伏生產國。一批光伏製造企業先後登陸美國資本市場,獲得追捧。

2004年至2012年期間,國內外絕大多數光伏企業都選擇了生產成本低、建設週期短、技術要求相對不高的多晶(多晶鑄錠)路線,以滿足全球市場快速發展的需要。

彼時,隆基股份還是一家不起眼的小企業。不過,這家小企業沒有隨波逐流,反而在此時樹立起“未來一舉改變行業格局”的大夢想。

“在技術決策上,要盯住產業發展的方向。光伏產業的本質就是要不斷降低度電成本。”在鍾寶申看來,當時的單晶硅雖然成本高、建設週期長、技術要求也高,但轉換效率更高。更重要的是,從長遠來看,單晶硅的成本一定會降下來,成為度電成本最低的方案。

當時,看好單晶硅發展前景的人很少,可這些質疑聲並未動搖鍾寶申的決心。在他看來,單晶硅代表了行業未來的發展方向,尊重方向、順勢而為則是推動企業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常識。

“做企業一定要聚焦,把一件事做到最好就可以了。不要做與主營業務不相關的事,那沒有太大意義。要在選定的方向上集中全部資源,使每一分錢都能發揮價值。”無論在生活還是工作中,鍾寶申都是這樣一個專注的人。

鍾寶申的專注得到了回報。2011年,一隻“黑天鵝”降臨在中國光伏產業頭頂,美國、歐盟紛紛對中國光伏企業發起“雙反”(反傾銷、反補貼)調查,國內多家頭部企業遭遇重創,一蹶不振。短短几個月後,隆基股份卻依靠穩健的經營策略、差異化的經營理念乘勢而上,成功闖關IPO。又過了不到1年時間,公司再創佳績,硅片年度出貨量突破1吉瓦。

不過,僅有專注無法解決隆基的生存問題,單晶要想真正佔領市場,必須大幅降低生產成本。此時,一種名叫“金剛線切割”的技術進入了鍾寶申的視野。

實際上,金剛線切割並不是一項新技術,只是成熟度不高、規模化不夠,導致成本居高不下,因此產業化進程受阻。這一次,鍾寶申的遠見又發揮了作用。在他看來,如果技術與規模化的問題能解決,金剛線切割技術優勢就會凸顯出來,一定有很大的市場空間。

鍾寶申這個大膽的想法一度被認為是一招“險棋”。當時,隆基股份尚處於虧損中,公司又剛剛上市,如果因為研發金剛線再出現虧損,後果不堪設想。

“咱們的極限是1年虧損4000萬元!”就在管理層搖擺不定時,鍾寶申一句話讓大家吃下了“定心丸”。最終,隆基並沒有虧損4000萬元。不僅如此,他們基本打通了金剛線切割技術路線,推動其成為國內光伏企業標配,甚至幫助國內同行建立起整條金剛線技術產業鏈。得益於此,國內好幾家裝備及輔材公司均實現了盈利,併成功上市。

金剛線切割技術全面推廣,大幅降低了單晶硅片製造成本,鞏固了中國光伏產業的全球優勢。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單晶硅片產量佔比提升至65%,超越多晶硅片。隆基股份也從一家只有80多名員工、幾十噸單晶硅產能的小企業穩步成長為單晶硅世界龍頭企業。

“隆基股份不是一家喜歡‘湊熱鬧’的企業。我一直有一個觀念,就是一定要做對的事。不要追逐短期利益,要冷靜獨立思考,不要太關注外界的看法。要能看到未來,這樣才能作出正確的決策。”鍾寶申説。

管理的境界

如果鍾寶申參加公司高管孩子的婚禮,會送什麼禮物?

答案是,一支100多元的鋼筆。

沒錯,就是一支再普通不過的鋼筆。

這不是因為鍾寶申“摳門”,而是隆基股份獨特的企業文化所致。“我們倡導簡單化的人際關係與平等的工作氛圍,讓每個人都能將精力集中在工作上。至於辦公室政治,不搞也罷。”鍾寶申告訴記者,在公司裏,同事之間送禮價值不能超過200元;如果上下級一起吃飯,必須上級買單。“為營造這種關係與氛圍,我們建立了一系列制度保障。”

“快樂工作,簡單生活”——這是隆基的活力源泉。鍾寶申希望,讓“捧臭腳”的人在公司裏沒有市場,讓做實事的人受到尊重、得到機會。

而且,鍾寶申還認為,“長官意志型”企業不利於創新創造。要提高創新活力,必須要尊重員工的想法與意願。這種平等的交流溝通方式能夠幫助企業規避風險,避免管理層因為一葉障目、獨斷專行作出錯誤決策,推動企業在正確的方向上一路前行。

“每家成功的企業都有自己的獨門絕技,對工作重點與企業核心價值也有不同的認知。但無論企業最看重什麼,讓自家的生意與所處環境相匹配都是優秀企業必然擁有的特質。”鍾寶申説。

基於這一認知,隆基最強調的是“穩健”二字。用鍾寶申的話講,“這也是隆基的安身立命之本”。

鍾寶申坦言自己是一個“保守”“怕死”的人。所以,他非常強調公司經營的平衡性。“一定要保持財務健康,要把穩健經營提高到企業戰略層面來考量,永遠不能讓企業出現大的危機。”

鍾寶申是這麼説的,也是這麼做的。翻閲中國光伏上市公司財報,不難發現,無論是毛利率、利潤增速,還是負債率,隆基的表現都非常優秀。

2008年,太陽能級多晶硅一度從28美元/公斤炒到100美元/公斤。當時,很多光伏巨頭均與海外廠商簽下“長單”,可鍾寶申依舊堅持在現貨市場上採購。

2009年後,硅料價格突然斷崖式下跌,擊穿了不少企業的長單協議價。至2013年,多晶硅價格已經跌至十幾美元/公斤。如此過山車式的價格變動拖垮了不少企業,隆基股份雖不敢説毫髮未損,但至少沒有傷筋動骨。

這一次,鍾寶申的“穩健”救了隆基股份。

“善用太陽光芒,創造綠能世界”。成為世界光伏巨頭後,如今的隆基股份又有了新目標:“通過科技創新,更好地把太陽能轉化為每個人日常使用的能源,讓太陽能無處不在,讓全世界更綠。”鍾寶申希望,隆基股份能夠成為抑制全球變暖的重要參與者。將光伏發電成本降到“一毛錢一度電”是實現這個目標的關鍵一步。


編輯:李丹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人蔘與 | 條評論

版權聲明: 凡註明來源為“中國水網/中國固廢網/中國大氣網“的所有內容,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表、音頻視頻等,版權均屬E20環境平台所有,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和作者。E20環境平台保留責任追究的權利。
媒體合作請聯繫: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

Copyright © 2000-2020 //081285.1867778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